不要小看香港:它依然是通往中国的大门

随着香港多灾之年悄然走向尾声,不由得想起去年新年时,人们为香港成为全球最大IPO(Initial Public Offering)市场的消息而欢呼雀跃的场景。此时此刻,那份兴致勃勃和信心满满似乎已经成了久远的记忆。

 

长期的抗议活动使人们对香港社会安全、法治和生活便利性提出了质疑,而这些条件正是香港成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吸引力的基础。在去年第三季度,这一地区甚至面临着十年来的首次经济衰退。

 

那么,在2020年——十二生肖轮回的起点(鼠年),香港也能迎来自己的新开始吗?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,近四分之一的企业正在考虑离开香港,而新加坡是首选目的地。约80%的人表示,抗议活动影响了他们对香港投资前景的信心。

 

与此同时,有报道称亚洲财富流向正在变化,高盛(Goldman Sachs)于10月发布报告称,有高达40亿美元的资金可能已经从香港转移至新加坡。

 

“我们最终要考虑的是,亚洲哪个金融中心才是真正的国际资本聚集地。是香港,还是新加坡?”摩根大通的分析师 Harsh Modi 在 CNBC 的采访中这样说,“我的感觉是……看起来更像是新加坡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趋势似乎更偏向于新加坡。”

 

但是,这样猜测并否定香港的长远未来可能是不明智的。为什么呢?因为这里是世界通往中国的门户。任何希望利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(从生物技术到人工智能)的巨大增长和创新潜力的外国人、外国企业,都需要香港作为桥梁。

 

中国近三分之二的对外投资是通过香港进行的,而且存在相互依赖的关系。北京渴望吸引外国投资者,就像海外投资者想要开拓中国市场一样。这意味着中国很可能会一直将香港作为其全球经纪人。

 

而这种依赖也导致香港用另一王牌成功抵御了抗议风暴:它作为IPO枢纽的吸引力。在上半年表现不佳后,即使抗议活动愈演愈烈,香港的IPO活动也在超速运转。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(KPMG)的数据显示,实际上,香港在2019年再次荣登全球上市榜首,筹集了近400亿美元的资金。

 

阿里巴巴带头筹集了高达112亿美元的年度最大IPO资金,超过了优步5月份创纪录的8.1美元。另一笔大额交易是9月份百威亚洲公司拿出的58亿美元。但是,这是由监管改革带来的一系列较小的IPO资金推动的,这些改革最初带来了2018年的繁荣。毕马威事务所表示,香港在2019年的主板上市数量达到了创纪录的145个,较2018年的130个有了一定的跃升。

香港的大部分财富都来自于其脚下的号称“地球最贵”的土地。抗议活动是否会对昂贵的地价带来颠覆性的改变?投资者和房主退出市场的迹象是肯定的,房地产经纪人报告的交易量也急剧下降。即使在经济繁荣时期,每平方英尺2,091美元的价格(纽约价格的四倍)也似乎难以维持、摇摇欲坠。

 

但是,由于政府对供应进行了严格的监管,香港的房地产价格一直保持平稳。香港的黄金地段尚未开发,通过土地变卖,香港填补了公库,并保持了低税率。在这种情况下,地价的下跌可能会诱使买家寻求便宜地段,因为他们相信香港的动荡最终会平息。

 

动荡确实终将消失,只是“如何”以及“何时”的问题。如果说鼠年是充满希望、平稳顺利的一年,那么可以预计,香港也是前途光明、未来可期。